葡京官网 > 星门 > 正文卷 第215章 李皓回来了(求订阅月票)

正文卷 第215章 李皓回来了(求订阅月票)

    (存着别看,今天打不完,咱们养一两天就行)

    第三天。

    天星城。

    明日,便是三天之后,李皓砍头之日,这一日的天星城,太压抑了。

    李皓跑了!

    这消息,越传越广,无数贵族在推动,有贵族叫嚣,“李皓说说罢了,他敢真当众斩杀贵族,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也有被抓贵族的亲属,更是直奔巡夜人,叫嚣要巡夜人释放被抓贵族。

    李皓这刽子手都跑了,你们还要坚持吗?

    武卫军,封锁了大院,替代了那些巡夜人,可是,压力也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甚至巡夜人内部,几位副部长都开始喧嚣。

    要放人!

    这么下去不行,数千贵族被羁押,李皓在还好,有人背锅,现在李皓不见了,不放人怎么办?

    黄龙更是其中的代表。

    只是,随着侯霄尘出面,叫嚣声稍微小了一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巡夜人。

    此刻,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外面的人,里面,大院中,被关押了数天的贵族们,也有人收到了消息,有人冷笑连连:“看他关我们到何时!”

    “太疯狂,太锋芒毕露,没什么好下场的!”

    “前两天,你们不是怕的要死吗?现在不怕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位贵族,不管身上酸臭了,都笑的开怀。

    李皓,跑了!

    当然,上次也有过,可上次他面对的只是一司,这一次是天下。

    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人群中,有人看向慕小容,笑呵呵道:“慕小姐,都到了这时候……是不是该出去了?慕司长大概也着急了,不如我们一起出去吧,谅他们这群北蛮子也不敢动我们一根汗毛!”

    有人看向北海王的孙子,笑呵呵道:“于兄,北海王前辈大概也等着于兄回去团圆呢。”

    青年笑了笑,不说什么。

    和海盗的孙子,称兄道弟……这一点,李皓曾经提过,此刻,也被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因为人家的爷爷,是北海王!

    北海大盗,麾下超能上万,强者众多,在这个时代,贵族也有屈服的时候,比如对方很强很强……李皓若是不乱杀,众人也会屈服。

    可李皓乱杀,要他们命的时候,没人会愿意了。

    这两位,算是当前身份最高的。

    可两人都没说走,一下子,那些贵族也有些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位不走吗?这里要什么没什么,还有一群人看着我们,几千人挤在这,都快臭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抱怨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心底深处,终究还是有些害怕的。

    下一刻,有青年男子走出,一脸冷傲:“都不走,那我先走!我看谁敢拦我?”

    说罢,迈步朝前。

    院门口,有武卫军镇守。

    此刻,冷冷看着青年。

    青年冷笑一声,取出一块随身携带的令牌:“瞎了你们的狗眼!我乃巡夜人高级巡城使周超!我父亲乃是巡夜人副部长,李皓关押我几天了,有证据证明我犯罪了吗?速度让开……要不然,没人保得住你们!”

    几位武卫军不吭声,不让路,手中刀剑出鞘。

    让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银月武师,不比别人强,不比别人多一双手,多一个胆。

    可银月武师,多了一些蛮横!

    多了一些不怕死!

    不远处,陈进手持大斧,迈步走来,看向青年,龇牙而笑:“你出来,我劈死你!李都督不在,侯部长没发话,你们出来试试!”

    “陈进!”

    青年显然认识陈进,冷冷道:“你要知道,这里,是天星城!这不是银月那个蛮荒之地!我给李皓面子,前三天给他时间去查,三天了,我想,你们没资格羁押我!”

    此番喧闹,引起了不少人注意。

    大院中的人,纷纷朝这看来。

    院外,一些巡夜人隔着一段距离默默看着。

    大眼睛三人,也悄无声息地在远处看着,有些眼神异样,周部长的儿子,要出来。

    李皓不在,侯霄尘露面之后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而今,周部长却是在巡夜人中。

    而周部长,和黄部长又是一伙的,姚部长不管事,黄、周二位,代表了巡夜人,可他的儿子,却是被巡夜人关押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周超发难,不是临时起意。

    三人瞬间便想通了,也许是试探,也许是逼迫,不管如何,两位部长都在附近,一位蜕变,一位旭光巅峰层次,也有把握,在李皓回归的时候,也能阻拦他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大眼睛看了一眼那边,传音道:“周超是三阳巅峰,那陈进只是斗千武师,差距明显。武卫军这边,金枪好像闭关去了,木林实力不弱,但是防御为主……整个武卫军,除了他们俩,大概没人能奈何周超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朝四处看了看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不少巡夜人都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旭光,有三阳,也有三阳之下。

    巡夜人总部,强者如云,正副部长们,最少都是旭光巅峰,或者蜕变期。

    五方都督,除了侯霄尘和黄龙各自兼任一方都督,其他三方都督,也都是顶级强者,旭光巅峰左右实力。

    而在这之下,还有不少旭光强者,如胡青峰这种,如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此刻,大家都在看着。

    沉默无声。

    巡夜人正副部长加上侯霄尘,高达11位,一正十副,此刻几乎都在总部待着,哪怕之前不在的,这两日也都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有副部长从办公楼中走出,看向这边,微微凝眉。

    李皓一走,黄龙他们就坐不住了吗?

    侯霄尘的威慑力,在这一刻,反而还没李皓强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知道,侯霄尘是老官员了,有时候还是有些顾忌的,而李皓,是纯粹的武师,他身上的官职,都是瞬间给的,他没经历过官场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忌惮侯霄尘,可忌惮不代表畏惧。

    而对李皓……是畏惧!

    那是一个真的杀人如麻的家伙!

    不远处,黄龙和周副部长也走到了一起,只是默默看着,沉默无声,并未开口。

    然而,这也是一种施压。

    两人身边,还有其他人在,并非巡夜人,而是一些高官,比如内务司的一位副司长,军法司的一位副司长,礼外司的一位督抚使……

    他们同时走了出来,一瞬间,远处的周超,好像得到了加持,怒斥道:“陈进,不要无法无天!这里是天星,我是高级巡城使,你是什么?你哪来的权利阻拦我?甚至羁押我?退下!”

    “武卫军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周超怒斥!

    四周,一些贵族,纷纷眼神闪烁,开始了。

    巡夜人内部,先开始了逼宫。

    逼侯霄尘放人。

    人都放了,你李皓就算回来了,你还敢直接冲到贵族家里抓人杀人?

    远处,一位位强者伫立。

    大院中,有人看到了,有人兴奋无比,低声道:“我爷爷来了!”

    “我爹也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总算可以出去了,这几天……太难受了,这鬼地方,我这辈子都不想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样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贵族们兴奋无比,他们看到了亲人了,这几日,难受,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之前,家里人都让他们等等,再等等,他们想办法,可接连几天,都没消息,他们都急死了,明天就是李皓规定的最后期限,实际上,今晚就应该决定名单。

    可到现在,大家都没决定。

    无他,不能这么干,得等外面消息,否则,太容易得罪人了。

    一些小贵族,虽然没看到亲人,也是兴奋无比,因为他们是最有可能入选100人名单的。

    现在大贵族们开始反扑李皓,他们也能沾光,不用死了。

    谁想死?

    好日子过的这么舒服,锦衣玉食,没事还能去四海岛逍遥一番,谁想死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部长办公楼。

    姚四也默默看着,身旁小叶低声帮着介绍:“那是周超,周部长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姚四端起茶缸,喝了一杯茶,茶水中,再也没了生命之泉。

    他只是看着,沉默一会,轻声道:“他有罪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没有……没有的……”

    小叶很紧张,她五年前才来了巡夜人,对这位老部长也算了解,当然,了解内容就是……每天喝茶看报,啥事不管。

    五年前,她还觉得这位是天下英雄豪杰,五年后,再也不这么想了,这位……老了!

    姚四轻声道:“就我们俩,怕什么,有罪没罪的,只是了解一下罢了,他这人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小叶有些紧张,不过老部长向来不怎么苛责人,也就前几天忽然发怒了一次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压低了声音,小声道:“这周超……不算什么好东西,其他的我知道的不多,但是巡夜人这边,他……他强迫了不少……不少姐妹,不过大家也不敢声张,部长也知道,我们这边,有权有势的不算多,不少都是民间招揽来的强者……有一些小武师,一些星光、月冥,大家知道巡夜人是正统,所以都投了过来,遇到了这种事,眼一闭也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巡夜人,不是九司。

    巡夜人其实贵族不多,因为当初成立巡夜人,就是为了当替死鬼用的,九司有力量,但是不愿意和三大组织开战。

    巡夜人,算是当初的炮灰。

    后来姚四强劲,15年时间下来,巡夜人也算站稳了脚跟,收拢了大量民间武师和超能,才有了今日,甚至可以和九司叫板的实力。

    姚四依旧平静:“都是自家人,部里的超能,都是为他们冲锋陷阵的,找女人,窑子也不是没有,对自家人下手,他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你情我愿的事,又不是找不到女人,又不是没钱没势,又不是没人主动投怀送抱,堂堂副部长的儿子,自己也是三阳巅峰,还怕没女人吗?

    小叶见部长没说什么,有些失望,很快掩饰住了,勉强笑道:“都是贵族,也许……就喜欢这个呢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又笑了笑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心中,难掩失望。

    她说了!

    她冒着很大的危险,甚至不惜冒着被周部长知道的危险,告诉部长了,这周超是恶人,是罪人,他连自己人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部长只是反问了一句,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!

    我哪知道为什么,我只知道,你们果然都一样,幸好我没多说什么,没说其他的事,没说更恶劣的事,只是简单提了提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小叶心中自嘲……就知道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早知道,一句话都不说就好了。

    在部长眼中,几个月冥日耀算什么?

    都来自民间,一些弱小的天眷神师,或者走了狗屎运,碰巧引能入体的弱者罢了,周部长是黄部长的得力干将,还是旭光巅峰……

    又想到了那个第一眼看到的可笑之人,滑稽之人。

    穿着风衣,头戴礼帽,手持权杖……当晚,她下楼看到了,只觉得那人好可笑,好有趣。

    可今日再想……多霸气的男子!

    这世间,若是多一些这样的人,还至于如此吗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心中的火,瞬间熄灭了。

    他走了,全天下都要杀他。

    没人帮他,九司没有一家站出来,连巡检司都没有,而巡夜人内部,除了一起来的侯霄尘还在支持,没有一位高层站出来,帮他一把。

    他……狼狈逃走的样子,也许很凄凉。

    能怪他吗?

    不能!

    他好像只有20岁,他去巡检司也许是希望有人可以帮他一把,可是没有,没任何人愿意站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小叶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这巡夜人,也不过是混饭吃的地方罢了,我继续给这老头子当秘书好了,起码……这老头子不会和其他人那样,将她们这些女性超能,当成随意玩弄的妓女!

    也许,他们更喜欢超能女性的反抗……可谁敢反抗呢?

    小叶之前带有一丝丝光亮的眼神,瞬间暗淡,脸上恢复了一些笑容,和那女经理一样,世道就是如此,反抗不了,那就活着。

    活着!

    姚四转头看了她一眼,许久,忽然轻声道:“小叶,你知道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部长说的是?”

    “云浩然。”

    小叶先是一愣,接着一怔,下一刻,脸上露出一抹潮红,很快,却是化为悲戚,脸色转换之快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片刻后,化为死寂。

    勉强露出笑容:“知道,云浩然,天星古院院长,一力推动全民教育的文道大家,希望全民接受教育,全力推广发展古文明技术,主动开放了一些技术,对外公开,比如水泥制造术、良田开垦术,曾推动了机器改革世界的技术浪潮……”

    “星元历1725年,云浩然想要联络各大古院,增设中小学校一万所,接纳学员1000万人……结果刚呈报九司,云浩然就死了……死在了家中,当天有三大组织超能强者混入天星城,四处杀人,杀了云院长。”

    “他全家老少,好像都死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叶说到最后,很是平静:“云院长一死,所有技术推广,全部终止!天星古院关门歇业,师生全部被驱逐了出去,古院成了现在的天星超能学院。据说,当初的那批老师,死的死,逃的逃,也没多少人还活着了,学生们,很多都离开了天星城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又笑了:“五年前,其实……其实我想加入古院,去学习一些技术的,后来古院没了,我恰好引能入体,来了巡夜人,幸得部长看重,加上又认识几个字,成了部长的秘书……倒也算是庆幸了。”

    姚四微微点头:“你知道吗?我认识他,和他还很熟悉。”

    小叶一怔。

    姚四又道:“你猜,他是不是超能?”

    小叶微微皱眉:“没听说,是普通人吧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他是超能,其实还是武师转换的超能,他在五年前,那一天,刚好跨入了旭光境。”

    小叶一愣。

    五年前……旭光!

    那时候的旭光,放在现在,不亚于神通了吧?

    当然,就算有些差别,也相当于现在的蜕变期了吧?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有些恍惚:“不对,当日据说还抓住了三大组织的成员,杀了几个,都是一些日耀,好像……好像有一位三阳也被杀了,当时的三阳,强大无比,大家觉得,云院长太倒霉了,居然遇到了三阳……”

    姚四轻笑一声:“是啊……抓住了凶手,也杀了,给了全天下一个交代,所以,大家也就很快遗忘了,若是一直不抓住凶手,也不好交代。云浩然毕竟是闻名天下的大家,天星古院,教育领域的魁首,技术改革的先锋,致力于民生研究……一举一动,都牵扯了全天下的古院,那时候,一些知识分子,都在汲取天星古院的文化技术研究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前些年,变化很快的。造车,造房,造机器,造飞机,造大炮,造电视,造通讯……衣食住行,涉及很广,推动到了一半……戛然而止!”

    他叹息一声,看了看前方,感慨道:“他死后,我就放权了,我觉得……这个时代,太危险了!我实力太弱小,胳膊拧不过大腿的。”

    小叶怔神,什么意思?

    部长和云院长是好友吗?

    五年前,云浩然死了。

    五年前,部长开始正式放权,不再掺和巡夜人之事,任由黄龙主掌。

    姚四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看什么……好像看到了那个闻名天下的大家,只是,死的也很惨,最终还是难逃一死,名字都被人遗忘了,那时候,天星王朝的人,消息闭塞,哪有今日消息畅通。

    可那时候,很多东西,都是他造出来的,推广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,有人为他保驾护航,比如其中有个老人,他叫姚四……后来,姚四也放弃了,沉寂吧,蛰伏吧,云浩然一死,那一抹光,就没了。

    他姚四,不敌那些人。

    今日……又有人要站出来了,比云浩然更凶,更狠!

    云浩然只是技术改革,循序渐进。

    而这人,他要先杀人立威,以武力改革,逼迫上层让步。

    谁更高明?

    姚四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知道……云浩然死了,李皓……更危险!

    远处,冲突已经升级。

    周超气息爆发,怒声暴喝:“滚开!信不信我以以下犯上之名,就地处决了你们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进手持大斧,眼中杀意闪烁。

    却是有些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才是斗千,不是蕴神,他自认可以击杀日耀巅峰,可对付三阳有些难受,除非列阵,否则,对付三阳巅峰,毫无希望。

    四周,几位斗千,迅速赶来。

    陈进看他们来了,深吸一口气,手中大斧颤动,周超眼神冰寒:“怎么,你要对我出手?你想清楚了,以下犯上,那是死罪!”

    他好像在故意逼迫!

    陈进心中怒火攀升,死罪?

    你们才是囚徒!

    他手上的斧头,越来越颤动,他想杀人,杀了这些人,混蛋东西!

    这周超,不是个东西,什么肮脏事都干过,他们来巡夜人一个多月,什么传闻没听说过?

    连巡夜人内部,都有消息流传,甚至一开始,还有人告诫他们武卫军中的一些女武师,小心周超,后来侯霄尘发威,才让一些人忌惮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周超一步上前,带着一些冷意,好像不怕对方会出手,也要敢出手才行。

    不远处,黄龙他们如同大山,压迫着所有人。

    而黄龙他们的目光,不在这,而是另外一座部长楼,那里,是侯霄尘的地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部长楼。

    侯霄尘只是看着,玉总管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她想下去杀人!

    侯霄尘却是轻声道:“不急,等等!”

    “部长!”

    玉总管杀意凛然,“我想杀人!”

    谁敢这么逼迫银月武师?

    谁敢这么挑衅银月武师?

    一个垃圾,一个渣滓,他敢!

    侯霄尘平静道:“再等等……让他们知道,实力弱,就是如此,会挨打,会被羞辱,会……毫无尊严!”

    说谁?

    陈进他们。

    武师没落了……这是大家说的。

    你们太弱了,所以,你们没办法。

    他手中长枪缓缓呈现,轻轻道:“等一等……我想等陈进出手……然后……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李皓不见了,那他……就先给李皓打个样板好了。

    黄龙,你是觉得,我不敢杀你吗?

    还是觉得,你身边多了几位蜕变,就可以肆无忌惮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进手持大斧,他本就脾气暴躁。

    此刻,更是狂怒无边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陡然怒吼一声,一斧头劈出,怒吼道:“狗东西,宰了你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周超都震惊了,你真敢出手?

    他父亲,还有几位副司长就在后面,还有黄龙,都是顶级强者,他原以为这些人不敢的。

    当然,敢最好了。

    他忽然笑了!

    好事!

    陈进这些北方蛮子,果然受不得刺激,居然敢这一刻对自己出手,此次……侯霄尘也难保住你们。

    金系超能瞬间爆发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拳打出,金光耀射四方,周超冷笑一声:“好胆,武卫军以下犯上,敢对我出手,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今日便斩了你,肃清巡夜人中的叛逆!”

    而这一刻,黄龙几人,纷纷看向远处,看向已经露出面容的侯霄尘。

    几位副司长,都是眼神闪烁。

    内务司副司长传音黄龙:“待会小心点,这家伙一定不弱,甚至有可能……具备击杀蜕变之能,司长推测,可能接近神通……当然,我们不是为了杀他,只要拦住他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有数!”

    黄龙也是眼露厉色,看向侯霄尘,你敢出手……刚好,我借九司之力,清理掉你!

    远处,轰隆一声巨响!

    陈进倒退数步,手掌上全是血液,却是依旧狂暴,怒吼一声,大斧盖天。

    开天斧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如山崩地裂,开天之势,强悍无比,然而……实力上的差距,三阳巅峰,远朝斗千内劲,周超超能爆发,也是一拳打出,光芒四射。

    四周,几位斗千百夫长,都是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五虎断刀门张扬,玉剑门谢岚,摧心掌传人吴越……

    几位武师,都面露凶光。

    眼看着开山斧传人陈进即将败退,几人对视一眼,同时点头,一瞬间,几位斗千纷纷出手,势如破竹,凶猛无边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身旁,数百武卫军,纷纷暴喝,手持刀枪,凶悍异常,这一幕,看的一些贵族居然有些胆怯。

    一群只是堪比月冥的废物……居然……对他们举起了刀枪!

    周超也是冷喝一声:“一群废物,都来!”

    多几个斗千而已,三阳巅峰之力,你们以为是假的吗?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他一拳打出,下一刻,却是脸色微变,对面的陈进死战不退,一斧劈来,爆吼声不断,压根不避退,只有凶猛无边,他要抗住这一拳,让其他人格杀周超!

    剑,枪,刀纷纷出现,几位斗千,配合默契,斗千之势纷纷爆发,轰!

    周超眼神一个恍惚,好像被震慑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的侯霄尘都微微一怔,原本即将出手的长枪,缓缓收回。

    黄龙他们那边……也是一怔。

    现在出手的,只有5位斗千武师。

    换言之,就是五位日耀对一位三阳巅峰出手。

    原本,双方根本不成对比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刻,周超好像被震慑了,武师那凶猛的势,悍不畏死的冲锋,让周超这个超能公子哥,一时间居然有些胆怯了。

    周副部长有些凝眉,也觉得有些丢人。

    自己的儿子……三阳巅峰啊!

    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好东西,才到了这一步,可现在,却是被几个泥腿子武师给震慑了,这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周超有些不敌,被摧心掌一掌打中身体,吐血不止,甚至慌乱了手脚,再这么下去,可能真会被人打死……

    周副部长有些怒了,也有些着急,朝不远处一位旭光看去。

    那是他的人,旭光初期。

    足够了!

    实际上,再来一位三阳,这些人都挡不住,可为了以防万一,他还是朝那人示意了一眼,去解决掉这几个家伙。

    麻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五位斗千武师出手,居然瞬间占据了上风,摧心掌一掌打中对方,周超吐血之下,也有些慌乱,被开山斧陈进一斧头劈的金色拳头有些破损,血液横流。

    周超惨叫一声,急忙后退。

    后面,慕小容这些人都只是看着,看周超那姿态,有些鄙夷,也有些无语,你一个三阳巅峰,居然斗不过五位斗千联手。

    亏你刚刚还叫嚣个不停!

    那些贵族后裔,也是一个个无语了,有些惧怕这些武师,也有些鄙夷周超,这家伙太废物了,是不是精力都用在女人身上了?

    不过,很快众人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有人来了!

    远处,一位身穿巡夜人制服的旭光,威严无比,朝这边走来,边走边冷漠道:“都做什么?陈进,你们还不住手?都是巡夜人,你们难道要在这杀人,给其他人看笑话吗?”

    陈进几人愤怒无边!

    混蛋!

    是这周超要越狱,他是罪人,你们居然如此正大光明地包庇他?

    谢岚传音几人,急切而又愤怒:“快退……这人有杀意,他想杀我们!”

    旭光!

    几人打一个三阳巅峰都有些难,要不是对方太水,他们未必能压制,可旭光来了,再弱也不是他们可以匹敌的。

    陈进却是传音怒吼:“退他妈!不退……老子等他杀我!”

    太憋屈了!

    这是巡夜人总部,他们是执法者,对方才是犯法的家伙,抗法者。

    在这居然要他们避退?

    不退!

    谢岚几人,见状也没再说什么,几人纷纷出手,加大输出,轰隆声不断,他们要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,格杀了周超!

    杀一个,不亏!

    “混账,让你们住手,没听到吗?”

    后方那位旭光眼神一厉,迅速破空而来,这些武师,真疯狂,都说了让你们退下,几个斗千,居然连旭光都不管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张大手,朝几人拍来!

    陈进几人已经感受到了死亡危机,感受到了能量爆炸……却是依旧不管不顾,要杀人!

    四周,其他武卫军,见状纷纷暴喝!

    气血爆发,一瞬间,数百武卫军列阵而成,飞速朝那旭光袭杀而去!

    这一幕,看呆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疯了吗?

    一群月冥层次的存在,去袭杀一位……旭光?

    中间隔着日耀,三阳呢。

    大境界差两个,小境界差了七八个,真以为人多就厉害?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这旭光强者,一掌朝这些武卫军拍去,既然不想活了,那就都去死。

    至于侯霄尘……自然会有人对付的。

    远处,一抹枪芒闪烁。

    侯霄尘,这一刻还是选择了出手。

    而黄龙几人,也是气息瞬间爆发,一瞬间,整个巡夜人总部威压滔天,好像要炸开整个总部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一道身影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速度快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追风靴闪烁着光芒,下一秒,来人落在那位出手旭光面前,那旭光强者一怔,有些畏惧,马上开口:“李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拳!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一拳,一拳砸下,五势爆发,轰隆一声,头颅炸裂!

    转身一拳,轰!

    周超四分五裂,直接炸裂。

    远处,周副部长一愣,下一刻,怒吼咆哮:“李皓!”

    黄龙也是大惊,暴怒无比:“你敢在这杀巡夜人高级巡城使!”

    李皓冷冷看着他们,没有理会,转头看向其他人,看向慕小容他们,冷漠道:“来,出来一步,跨出院子一步,给我看看你们的勇气!”

    无声。

    后退。

    畏惧!

    这一刻,慕小容他们心底里都在发寒,发冷。

    李皓……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跑!

    李皓转头,看向疯狂冲来的周副部长,眼中露出一抹戏谑,看向黄龙,也是眼中戏谑之意浓郁。

    黄龙瞬间清醒!

    “退回来……快,这家伙必死之人,不要和他硬拼,他回来了,明天必死……快!”

    周副部长满心愤怒,下一刻,陡然一盆冷水浇入心底,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对。

    李皓这人,他回来了,代表他没放弃,他必死无疑……现在他刺激我去杀他……我去了,我肯定会死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他清醒了。

    瞬间止步,眼中带着一些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李皓笑了,看着他,又看了看黄龙几人,淡笑道:“废物一群!巡夜人有你们这群废物,这群垃圾,我都恶心!给你们胆子,也不敢上前一步……姓周的,姓黄的,我出去散散心,你们胆子大了许多,怎么,仗着身边多了几个蜕变,了不得了?”

    李皓极尽嘲讽:“都来!敢动手试试,我让你们一个走不出去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声冷哼,带着蔑视,而几位其他各司的司长,都很沉默。

    他们敢对侯霄尘出手……却是不敢对李皓出手,着实古怪可笑。

    可是,事实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侯霄尘强大,但是他们没那么怕,他们知道,李皓未必能匹敌侯霄尘,可是……他们怕这个疯子!

    何况,李皓明日必死。

    此刻和他翻脸,那是自找无趣。

    李皓声音响彻四方:“今天最后一天了,晚上若是没有100人名单出来,我砍1000人,四选一!别指望外面那些废物,黄龙也好,黄虫也罢,他敢靠近这里一步,我先送他上路!”

    李皓声音冷酷,毫不掩饰!

    下一刻,传音远处正在偷窥的姚四:“给我写个文书,黄龙勾结三大组织,明日我要斩他立威!”

    姚四一怔。

    他看向李皓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若还是姚四,写个文书给我……不写,明天我连你一起斩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姚四彻底怔神,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李皓……说什么?

    这一瞬间,四面八方,没人听到李皓和姚四的传音,却是听到了李皓俯视蔑视黄龙的叫嚣声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小叶握了握拳头,忽然眼中有光闪烁!

    他回来了!

    他没跑!

    可是,下一刻,化为了担忧,化为了不甘……你该跑的,太傻了,太蠢了!

    哪怕跑了,哪怕被人耻笑,也比明天送死要强的。

    而李皓,不理会所有人,声音响彻四方:“明日上午10时,天星城北门门口,李某斩一些人,热闹不要看了,明日让人投影给你们看……附近的住户,搬远一点,我怕贵族的血,脏了你们的地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天星城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喧嚣声四起。

    “他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北蛮子真勇,他么的,我都以为真跑了……居然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卧槽!这北蛮子……真他么刚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牛,厉害,这是打脸啊,我看城内那些说他跑了的王八蛋还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笑,笑个屁!他回来也是送死!”

    “送你妈,斩你脑袋!”

    “你敢骂我?”

    “老子还要砍你!明天北蛮子砍了贵族,老子就砍死你这贵族走狗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疯了!”

    “比你这走狗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城内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一瞬间,四方贵族熄声。

    叫嚣着李皓跑了的人,这一刻都安静了,没人再说话,因为他们知道,此刻,也许是李皓临死前最后的疯狂,他没跑,那现在再说什么,被他杀了也白杀。

    双方,都在等明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巡夜人总部。

    慕小容他们纷纷退后,再也没人叫嚣什么。

    远处,黄龙脸色难看,周副部长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而李皓,擦了擦手,看向四处那些眼神闪烁的巡夜人,笑了一声:“看什么?散了!再看……我当你们都是黄龙的走狗,送你们一程,如何?”

    一瞬间,四周所有人消失,连几位副部长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都督!”

    陈进他们则是狂喜!

    这一刻,几人都是欣喜若狂,还是李都督牛,一来就直接杀人,杀旭光,杀部长之子,关键杀了……人家屁都没放一个。

    当着人家亲爹的面,一拳打爆了周超!

    还是都督强悍无双!

    这一刻觉得,部长……都……都有那么一点……一点小犹豫,当然,他们能理解部长的难处,可是,还是感觉很爽!

    李皓笑了笑,传音众人:“急什么,明天再看……明天我打死黄龙给你们欣赏一下,什么叫武师,什么叫浑身是胆!”

    今天就算了,打死了黄龙,多少要暴露一些东西,好歹也是蜕变呢。

    众人瞬间打了鸡血一般,下一刻,纷纷暴吼:“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远处,侯霄尘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玉总管,玉总管也在重重挥舞手臂,好像很兴奋。

    侯霄尘叹息……玉罗刹,快五十岁的人了!

    你干嘛呢?

    整个巡夜人总部,瞬间响彻了武卫军的狂吼声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都督……是李皓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一些巡夜人,也暗暗挥舞了一下手臂,暗中兴奋狂热,杀的好!

    周超这魔鬼,死了!

    只是可惜……可惜……他父亲,李都督没有斩杀……太遗憾了!

    还有黄龙……当然,他们都明白,太难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又是兴奋,又是唏嘘,也有些担忧……李都督不该回来的,回来,就没办法逃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。

    李皓露出笑容,看向远处默默退走的一群人,笑容灿烂,再看更远处姚四的脑袋,笑了:“等部长的文书……我是巡夜人,是执法者,不会滥杀无辜的!对了……最好把巡夜人公章送来给我算了,我想杀谁,盖个章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姚四沉默,没有说话,关上了窗户。

    你疯了吗?

    彻底疯狂一次吗?

    关上窗户,忽然笑了笑,看了一眼小叶,半晌,开口道:“李皓让我给他送公章过去……盖章杀人,你觉得……要送吗?”

    小叶一愣,半晌才期期艾艾道:“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送过去吧!”

    小叶心中瞬间升起万千念头……下一刻,手中出现了一枚公章,那是巡夜人的正统性象征。

    小叶走神了一下,下一刻,忽然将公章收入怀中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她……给李都督送过去!

    她不管部长怎么想的,但是她知道,有了这公章……也许……李都督会更方便一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皓回来了!

    这消息,眨眼间席卷全城,九司安静,皇室安静。

    消息迅速传开,杀周超,杀旭光,李皓……彻底疯狂了,临死前的疯狂,无法相信的疯狂。

    他连巡夜人都杀,何况其他人?

    这一刻,各方有了决定,先给名单,以防李皓真的都给杀了,给他名单,看他能不能杀!

    给了,又何妨?

    
新书推荐: 丹朱 超级反套路系统 天赋加倍:解锁亿万倍天赋 斩杀邪魔的我怎么就无敌了 开局召唤秦始皇 焚尸五年,一出关就成了天师 师姐你不要过来呀! 视频通万界,开局盘点十大剑神 从斗罗开始修改剧情 蛇仙小医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