葡京官网 > 我没想捉妖啊 > 金华神医 第六十八章 梅开二度

金华神医 第六十八章 梅开二度

    傍晚时分,李慕禅黑着脸走入了挂着“鸿门宴”牌匾的木门。

    龙骨对他来说十分的重要,他出身佛门小雷音寺,除了名声在外的狮吼雷音之外,寺中还有利用龙骨冲击圣境的法门。

    只是世间唯一能查知的龙骨,一直都藏在皇宫中,他根本没有机会拿到手。

    为此,他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布局,让太子与他女儿相恋,却又故意拆散他们,为的就是等太子登基之后,用女儿来交换龙骨。

    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现在突然杀出了个吴俊,将他的布局搅得一团乱。

    现在太子更是在皇位争夺中落入了下风,让他既气愤又无奈。

    走进大帐,吴俊正在帐篷里烧烤,边上还是昨天那些人,只不过多了秦月儿和吴俊的两个徒弟。

    见李慕禅进来,吴俊招呼道:“坐吧,听说你不爱吃羊肉,我特地准备了……十只小肥羊!”

    李慕禅盯了一眼吴俊,去到了昨日的坐席上,淡淡道:“你是在故意激怒我吧,这种小把戏对我没用,我来只是想问一件事,你真有龙骨的消息?”

    吴俊转动着烤羊,一边说道:“故老相传,神龙蜕变之时留下了七节龙骨,其中一节被医圣炼制成药,剩余六节下落不明。不过我小时候看过一本轶事,里面记载有三节龙骨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李慕禅眼神一凝,道:“那三节龙骨在哪?”

    吴俊将烤好的羊羔放在桌上,割下来一只羊腿吃了起来:“一节被九头蛇抢去,随后他化龙成功,连同龙骨一起被道祖烧成了灰烬。另外一节是落到了佛门手中,现在应该化为了龙佛舍利。”

    李慕禅此时才确定了他没有说谎,因为小雷音寺的秘法,就是龙佛留下的,不由迫切的追问道:“最后那节龙骨呢?”

    吴俊思索着抬起脸来:“我记得,好像是被一个神秘女人一掌劈碎了?”

    李慕禅眼珠一瞪:“你耍我!”

    吴俊一脸无辜的道:“怎么可能,我可是带着满满的诚意邀你过来的。虽然这三节龙骨损毁了,不过我还知道另外一节龙骨的下落!”

    李慕禅哼了一声,随后听吴俊沉声说道:“传闻有一节龙骨落在了皇家,现在就藏在皇宫之中,不如咱们今晚一起去偷吧!”

    李慕禅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他可以确定了,吴俊就是在耍自己!

    李慕禅咬着牙起身,拂袖道:“没工夫跟你在这里闲扯!”

    “李家主,稍安勿躁啊……”

    吴俊压了压手,继续说道:“你支持太子,无非是想要得到龙骨,其实只要你能改换门庭,支持昌玶公主,咱们也是可以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李慕禅身形一滞,随即又坐了回去,将信将疑地看向吴俊,道:“你们肯把龙骨给我?”

    吴俊微微一笑:“我跟你开玩笑的!”

    李慕禅:“#@#¥@#……”

    以后若不撕碎了你,我李慕禅枉为人子!

    李慕禅感觉自己肺都快气炸了,默念几句经文,稍稍平复了一下怒气,盯着吴俊道:“你把我叫来这里,不会单纯就为了气我吧?”

    吴俊呵呵一乐,说道:“当然不是,我把你叫来是为了调虎离山呀,没想到你居然还会上当第二次,你这么蠢,究竟是怎么当上家主的?”

    李慕禅不为所动,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,冷声道:“看来你们是要对太子动手了,有了上次的事情,你以为我会没有防备吗?”

    吴俊看了李慕禅一会儿,忽然说道:“李家主,你觉得昌玶公主想要当皇帝,都需要得到谁的支持?”

    李慕禅瞧见吴俊笑吟吟的表情,不由得心生警惕,念头飞速转动,说道:“朝中大臣绝大多数是太子党,想策反他们非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,还有禁卫军,禁卫军只听命陛下,也不是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,皇族和勋贵!”

    李慕禅脸色变得异常难看。

    对于皇位争夺,皇族宗室异常的小心,之前他和太子多次拉拢,也没几个有分量的王侯选择站队。

    若是被昌玶公主抢先拉拢到他们,太子的处境无疑将变得更加艰难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公主府里灯火通明,安陵郡王和广安郡王等人分坐两边,鸾歌凤舞,鼓乐齐鸣。

    昌玶居中而坐,做男子打扮,仿佛炫耀一般,刻意将红印消退的光洁额头露了出来,敬酒过后,笑着朝广安郡王道:“广安王叔有琴痴的雅号,王叔觉得今日昌玶府中这琴师如何?”

    广安郡王看起来四十多岁,白面微髯,一身便服做读书人打扮,捋了捋胡须,说道:“此曲婉转悠扬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,琴师技艺之高超,本王平生仅见。”

    昌玶微微一笑,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琴声一停,孙无厌抱着琴从珠帘后走了出来,一脸惭愧的来到了广安郡王身前,低声道:“岳父。”

    咔的一声,广安郡王手中酒杯碎裂开来,脸色变得无比难看,死死盯着孙无厌,从牙缝里挤出字来:“好,你居然还敢回来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起脸看向昌玶,杀气腾腾道:“昌玶,将此人交于本王,本王全力支持你夺嫡!”

    当年就是眼前这个该死的琴师,诱拐了他的宝贝女儿明月郡主,害得她惨遭仇家杀害,客死他乡。

    如今孙无厌再度出现在他面前,他直恨不得将孙无厌扒皮抽筋,以消心头之恨!

    昌玶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,说道:“此人得了绝症,吴俊正在为其治疗,若是交给王叔,恐怕我的公主府往后就不得安宁了。”

    孙无厌眼神中流露出一抹生无可恋之色,转脸道:“告诉吴大夫,我是自愿跟王爷走的。”

    广安郡王看着他冷笑一声,说道:“本王可不要一个将死之人,治好了病自己来找我!”说罢,愤愤的转过了脸去。

    孙无厌见状,低着头回去了珠帘后,继续弹起了琴。

    对面的安陵郡王若有所思,似乎是想起了孙无厌是谁,微微叹了口气,朝昌玶道:“昌玶你今日请我们赴宴所为何事,你我心知肚明,此等事情自有陛下圣裁,我等不便参与,你就莫要再为难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昌玶慢条斯理道:“安陵王叔莫非忘了平阳姐姐被火灵夺魄之事?如今魔劫将起,太子难当大任,若不快刀斩乱麻,大夏覆灭就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安陵郡王眉头一皱,望着面色坚毅的昌玶,不禁回想起了自己女儿被火灵附体,之后在家躺了一个月才能下床的事情,心知她所言绝非是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沉默之中,安陵郡王在心中衡量了一下太子与昌玶,已经有了决断,正色道:“大夏八百年基业,不能断送在我们这代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
新书推荐: 洪荒:我的仆人都成圣了 十方凡道卷 我在阳间开饭店 修仙是人情世故 封神:开局九连抽,召唤诸天神魔 韩生传 大千,执仙之念 剑荡燕云 逍遥剑之剑灵 长生江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