葡京官网 > 新婚夜,摄政王怀里的小妖精野翻了 > 正文 第八十六章:等着身败名裂吧!

正文 第八十六章:等着身败名裂吧!

    可直至现如今叶靖都没有明确收到墨临渊的任何信息。

    “父亲没来由的问这些做什么?女儿的意思便是王爷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大哥名誉受损的话,我这个王妃做的也不安稳,父亲总不想看到王爷来家里兴师问罪吧?”

    “虽说女儿已经嫁到了王府,但是我可从来没有忘记我姓叶,咱们一家人一荣共荣,一损俱损,唇亡齿寒的道理难道父亲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反正都已经把话给说到这个份上了,叶桃夭也不介意再借着墨临渊的威,给叶靖多施加一点压力。

    反观坐在主位之上的叶靖,听完叶桃夭的话后,脸上冷峻的表情有了一些松动。

    今天叶桃夭来府里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为了帮助叶承云促进这段姻缘。

    就算没办法让叶靖立马下决定,那也不能让王艳秋那个穷酸的侄女嫁进来。

    “慢着!你这丫头说来说去,竟然是想让你大哥娶那个名声已经被败坏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郑菲菲那个女人在跟你大哥在一起之前,就和苏家的那个孽畜勾搭上了?”

    “而且她们郑家可是最低层的商人,你大哥是当朝宰相的长子,就算是要娶妻,也要娶一个对他仕途有帮助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这门亲事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王艳秋说完后就猛的拍了一下桌板,表明了自己的决心。

    毕竟跟在叶靖身边这么久,最基本的察言观色王艳秋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做,叶靖心里有数,绝不会因为王艳秋的意见而改变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早已经不是我们一家人能够决定的了…当初承云已经在陛下面前请过旨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早朝之后,陛下还专门把我留在宫中又提了一遍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郑家的那个老爷为了把他们家女儿嫁进来,不惜豪掷了上千万两黄金充盈国库,这样大的手笔皇上自然是要表彰他们郑家的!”

    上千万两黄金!

    这么巨额的数字,就算是叶靖兢兢业业的再干三辈子也挣不来这么多钱呀。

    刚才还持反对意见的王艳秋,听到这后立刻换上了一副奸诈的嘴脸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她们郑家倒也不是一无是处……”

    叶桃夭不用看就知道,此刻王艳秋心里肯定在盘算着如何敲诈郑菲菲的嫁妆。

    而叶承云从一开始就是一副沉默的表情,直到听到叶靖提起郑家的事情,他这才有些期许的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那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?这件事情毕竟错在孩儿,当初我答应过菲菲,既然犯了错,我就一定会对她负责到底的。”

    “孩儿只希望父亲能够成全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后,叶承云便固执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过现如今叶靖的头上,已经顶着皇上墨临渊以及郑家三方的压力,就算他再不情愿也不能再一直拖着了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我答应了,今天下午就请媒婆上门算个好时间吧,到时候我和夫人亲自去郑家提亲。”

    叶靖松口的速度比叶桃夭预想的要快上很多。

    叶承云闻声一脸不可思议的张着嘴,而王艳秋则是心怀鬼胎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提前的事情已经排上了日程,那么接下来便是一环扣一环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库房的门一打开,提亲的彩礼少了大半,不知王艳秋要如何圆谎!

    联想起后面一系列的事情之后,叶桃夭便忍不住的暗爽。

    “既然父亲已经松口,那女儿就在这里提前恭贺大哥了!”

    “我跟王爷在王府里预备了一些礼品,等到了提亲的日子,一定要提前通知我们,我们也好跟着一起去凑个热闹!”

    这种打脸的时刻,怎么能不叫上墨临渊一起看热闹呢?

    叶桃夭面带笑意地看着身旁的王艳秋。

    原本这应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,可是王艳秋的脸上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毕竟已经是嫁出去的姑娘了,你大哥的事情自有我和你父亲操心,就不劳烦你和王爷再跑一趟了!”

    叶桃夭闻言呵呵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这说的是什么话?刚刚父亲还说我们永远是一家人呢!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这件事情可是王爷亲自嘱托我的,就这么定了吧!傅里还有事情要打理,女儿就不在这里操扰二老了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叶桃夭便起身朝叶靖行礼。

    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,没有丝毫拖沓。

    根本没留给王艳秋一点拒绝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到叶桃夭身影远去,叶承云忽然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桃夭今天的事情还真是要谢谢你了!若是没有你今天的帮助,还不知道父亲要什么时候才能松口呢……”

    叶承云说完后便谨慎地低下了头,用余光打量起了周围。

    在确认旁边没有眼线之后,他这才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在院子里跟我说的事情我已经记下了,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拆穿他们?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可急不得,现在福利到了要用钱的时候,王艳秋肯定会着急的寻找赝品替代。

    越是到这种时候就越不能打草惊蛇,否则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?这件事情千万不能着急,你只管放宽心交给妹妹来办!”

    “不过大哥这段日子若是有闲暇的话,还是多去祖母那里走动走动!”

    “其余的便不用担心,只要做好准备迎娶菲菲就好!”

    叶桃夭说完后便露出了一抹甜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想起郑菲菲,叶承云的脸上就露出了十分不自然的红晕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打趣我了!自打那件事情过后,我已经有好一段日子没见到菲菲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得空就替我去看看她,让她不要担心!”

    叶桃夭闻言默默的点了点头,两人站在叶府门口说了好一会的话,叶桃夭这才登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王妃,咱们现在是回府还是要去别的地方?”

    随从的侍卫十分恭敬地站在马车的车窗口询问着叶桃夭。

    只不过车厢内的叶桃夭脸上却十分阴沉,与刚刚笑的甜美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王艳秋,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!

    “去朱雀大街的珍宝阁!”
新书推荐: 帝师赘婿 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死亡游戏:特殊开局天赋 魔师:地球法师笑傲群雄 灵界异能之元素风云 全球惊悚:我在诡秘世界玩嗨了 萨尼亚公爵 沈家嫡女退婚后,禁欲残王破戒了 和离后,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从血族始祖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