葡京官网 > 十方凡道卷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伶俐虫

第二百三十四章 伶俐虫

    曜日城的城主府中,门郅炜和丁慧仍旧共赴巫山,调和云雨,根本没有心思顾及关在内室的门毅明,自然也没心思去管山脚下沈彦秋和名花流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夫人却是说的没错,我还真不愿意师叔师姑的喊着!好歹我也是金丹七转,一大把年纪,几个几百岁的‘小家伙’踩到我头上,我的面子往哪里放?”

    “哼哼,老连和老吴去应付罢,他们两个脸皮厚,我可比不来!”

    他一面奋力驰骋一面暗自腹诽,忽地浑身一紧几乎守不住关卡,忙一脚踏定太师椅,将北雁南飞换过猛虎上山,叫道:“夫人最近研究洞玄子,却是学了一身的好手段!不过我也没闲着,这一手玉兔捣药却是我新学来的,还请夫人品评!”

    丁慧哪里分的出心思理他,只是咬紧牙关抿着嘴唇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沈彦秋既没了上山之念,又得了邸律车的修行感悟,正是锤炼神境通的大好时机,便同蓝如泪等人闲扯几句,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闻得沈彦秋要去火皇宫面前勾离卿,蓝如泪顿时来了精神,死活拉着苏瞳和秦问柳,非要一道去不死火山玩一玩。反正名花流在修行道的名声上佳,火皇勾离卿也是女修翘楚,自然不会厌烦同是女修门派的名花流。苏瞳苦劝无果,秦问柳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苏瞳也只好遂了蓝如泪的心意,几人征的沈彦秋的同意,结伴同行。

    沈彦秋也有一番考虑,毕竟他不曾见过火皇勾离卿,不知道这位南疆之主和哀无心究竟是什么关系,如今有蓝如泪几人一道,一个是名花道主爱女,一个是花丞掌珠,便是秦问柳也是名扬修行道的“花间四公子”之一,多少也有些便宜。

    便是火皇的性子再差,大悲宗和名花流两宗弟子前去拜见,多少也要收敛些才是。

    过了大阳山一路向南,便是一座接一座数不清的大山和城池,众人行进的速度不快,但凡遇到景色秀美的大山,建筑宏伟新奇的城池都要进去游玩一番。

    因着苏寻花这一层关系,沈彦秋同他们几个关系也算处的不错,只是蓝如泪和三丈月一样没什么心机,两个小女孩叽叽喳喳聊的不亦乐乎,倒像是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似的。

    苏瞳却心有防备,生怕沈彦秋真修炼了什么“欢喜禅”的荒淫法门,虽然言谈举止温雅有礼,挑不出什么毛病,却处处提防他“哄骗”蓝如泪的言语举动。

    沈彦秋哭笑不得,邸律车又得了华莲净土传讯,转道去了中州大普度寺,面见世尊如来去了。沈彦秋索性扯着秦问柳讨论道术,互相印证起来,惹得苏瞳频频点头,满意至极。

    这一日自游过一座不知名的大山,几人顺着下山的小道前行,正自有说有笑,蓝如泪和三丈月蹦蹦跳跳的如蝶折花,苏瞳见沈彦秋和秦问柳聊的起劲,便赶上两步跟着蓝如泪和三丈月,忽听前面传来一阵小曲儿。

    那曲子哼的不着章法,也没个调子,说不出的怪异难听。

    转过一道弯儿,哼曲子的声音越发离得近了,可那人只哼哼却没有词儿,腔调也是越发的阴阳怪气,却透露出几分惬意欢愉,想是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几人的眼力都不错,便瞧见一个穿着花花绿绿,又矮又瘦的家伙双手抱着后脑勺,嘴里咬着根野草,眯着眼睛踮起脚一蹦三跳的向前走。

    那人黑黑瘦瘦,因是身形有些佝偻,抱着后脑勺的动作便差了几分意思,原本有十分的悠哉,仔细一看却像是抱头鼠窜一般。

    见几人并步向前,那人就要往山道旁边躲去,陡然瞥见手里抓着一把野花的三丈月,连忙从怀里摸出一张皮子,忙不迭的打开,看一眼皮子看一眼三丈月,又使劲揉了揉眼睛,这才露出狂喜之色,一步蹦到几人跟前,推金山倒玉柱纳头就拜,口呼奶奶。

    “不知是奶奶大驾在此,小的给奶奶请安啦!”

    众人一脸呆滞,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最后发现这人只盯着三丈月,又一齐把目光投到三丈月身上。

    这家伙身上妖气弥漫,虽然以先天真气遮掩,却也瞒不过几人的眼力,分明是一个妖族的小修士。他也有先天真气后期的修为,也不知得了什么造化提前化形,只是弄得人不像人妖不像妖,模样实在是太过磕碜。

    三丈月脸上一红,随即勃然大怒道:“谁是你家奶奶?你怎好这般羞辱?我连儿子还没生一个,哪里有你这般大的孙子?!”

    飞起一脚踹在那人肩头,把他踹了个四仰八叉,好似翻盖的王八。那人只是一个劲儿的陪笑,麻溜的翻过身子,直挺挺的跪好,双手托着那张皮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黑厮骨瘦如柴,面无四两肉,又这般獐头鼠目贼眉鼠眼,却来占我的便宜?你若说不出道理来,我便把你吃了!哼哼,兔子不是不吃肉,只是不爱吃!”

    三丈月本体是一头三丈高的纯白月兔,她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。倘若她回复真身,就凭这人瘦猴一般的身量,把来塞牙缝都不够。

    “奶奶不忙生气,您先瞧瞧这图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尖细一如婴儿,只是丑陋至极的脸上堆着谄媚恭敬的笑容,实在是渗人,蓝如泪早躲在苏瞳身后,有些倒胃口。

    三丈月出身妖族,比这黑厮丑的也见过不少,自然没什么反应,一把扯过皮子,众人也都朝皮子上看去,果然绘着一个绝色女子,背后张开一对紫金色的金属羽翼,模样同三丈月有七八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你这图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沈彦秋也是疑惑不解,只是这厮见到三丈月就跟老鼠见了猫一般,驯服的没边儿,却不像脑子有问题跑过来寻晦气的。

    那人嘿嘿笑道:“奶奶可是积雷山摩云洞电母元君门下三丈月么?小的是平顶山莲花洞的巡游伶俐虫儿啊!”

    “平顶山莲花洞?你是我那两个姐姐洞里的小妖?你怎么跑到南疆来了?”

    伶俐虫儿谄媚的道:“奶奶能否容小的先起来说话,这石头硌的我皮疼!”

    三丈月“呸”了一声,道:“你是个软骨头还是怎地?快起来说话,你不好好在洞里伺候我姐姐,却跑来南疆作甚?”

    伶俐虫儿弓着身子,一五一十的道:“前些年祖奶奶传了消息,说要将积雷山封了,着小奶奶您带着一众姐妹来平顶山,因是大奶奶和二奶奶正在祭炼一件法宝,得以元神真火熬炼三十年,轻易不得离开,便着我等出山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道出来的有六个,秃噜皮和邋遢屁一队,朝来雨和晚来风一队,我和精细鬼儿一队,在进山的路上等了半年也没等到小奶奶您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听人说您跟着青丘的胡家奶奶一起走了,想来在青丘山纳福哩!两位奶奶祭炼法宝又得几十年的功夫,我这才起了心思出来玩一玩……可巧就碰着小奶奶您了!”

    伶俐虫儿这话说的合情合理,所说的事情也一分不差,再加上三丈月知道莲花洞里确实有六个小妖,是金、银二姐姐贴身听传伺候的角色,唤做六健将。

    三丈月这才相信了他的身份,有些尴尬的笑道:“刚才那一脚不疼吧?可怪不得我啊,你这上来就喊奶奶,我都懵了呀!”

    伶俐虫儿忙道:“怎敢怪责奶奶?也是小的心急,话没说明白才让奶奶误会了!”

    蓝如泪早憋了半天没插上话,这会儿总算挤了一句:“哈哈哈,你说的对啊,可怪不得月儿姐姐哩,你这般獐头鼠目的家伙,哪里像他的孙子?倒像是鼠山膛门的家伙哩!”

    伶俐虫儿搓着手,一脸尴尬的道:“这个这个,小的以前确实是膛门的小妖……不过我可没杀过人啊!”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看着三丈月,道:“倒是小奶奶您送去青丘山胡奶奶那里的姐妹,有几个受不了青丘的规矩,偷摸的跑了出来,在平顶山附近觅了个山头,做起了拦路抢人的勾当,着实吃了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附近的城池乡镇多供奉两位奶奶,怕她们是奶奶的部下,便派人上山递了文表,求两位奶奶做主。两位奶奶脱不开身,便让巨力先锋把她们都杀了,人头送去人族的城里,算是给了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提起鼠山膛门,还真有一番说道。

    鼠山膛门?

    说起这个鼠山膛门实在好笑,说是曾经有座虎威山,山中虎豹众多,虽然没能修成精怪为祸,却也成了气候,满山的飞禽走兽都屈服于虎豹淫威之下。

    “急如火,几天不见你的心气儿倒是涨了不少……哼哼,我看你不是想做二大王,你是想做这火云洞的大王啊!”

    飞禽还好,它们有翅能翔,翅膀一扑棱只要飞的高了,纵然是虎豹雷音也不能震慑。可是那些走兽却上天无路入地无门,只得老老实实排着队往虎豹口中投食。
新书推荐: 顶级弃少番外篇乱世之争 修行传记 她重生了,我们倒霉了 归夜刀 他怎么背着把无鞘剑 乱世乾坤之云瑶传奇 八仙,白骨,刀 霜刃裁天 乾道门 我不是大魔头